掼蛋游戏

掼蛋露出了“真面目”

它越来越像个阶层游戏了。

“2023文艺复兴”地如此彻底,没人预想到,金融圈顶流竟落到了一款棋牌游戏上。

它的渗透如此之快,在多数人还在困惑掼蛋到底是什么,这款诞生于江苏的民间游戏,悄然取代了德扑,成了金融行业的新一代社交神器。口口相传的故事中,掼蛋是打通关系、乃至完成募资的神器。在网传攻略中,你甚至读得到由掼蛋引申出的企业管理、战略战术和为人处事的智慧。

斯皮尔伯格在《头号玩家》中说:有人读了《战争与和平》,只把它当作冒险故事;也有人读着口香糖包装纸上的成分表,就解开了宇宙的秘密。

投资圈很多人对掼蛋的期待也像那张纸,认为它是那把钥匙,打开募资困境。而自此时起,掼蛋也落入了传奇故事的窠臼。

其实,传奇故事的叙事逻辑为何不被严肃文学认可?因为世事复杂,“通俗”却意味着“简化”,实质是一种思维的懒惰。而把工作中尤其是募资中的困境,寄托于一个抓手,一款游戏,也是急于求成的、超出现实的、思维懒惰的幻想。

实践出真知。人们接受掼蛋,打起掼蛋,进而开始质疑掼蛋。细究下去就会发现,对于投资圈里不同角色、岗位的人来说,掼蛋的意义大不相同。

一位FA积极地组织掼蛋局,甚至在尝试在金融街附近众筹一家掼蛋会所,他告诉我,“不为赚钱,只交朋友”。

上海某高校的校友社群也在组织掼蛋局,门槛惊人:拟邀12人,校友、硬科技创始人、估值1亿以上,投资人也行,要求科技案例10 。

而多位IR朋友对于掼蛋话题给我的反馈,却是意兴阑珊,很多IR并不陪LP打掼蛋。他们的普遍态度是:掼蛋募资大概只是个玩笑。“掼蛋在募资起到的作用,最多占到1%”。

这让我想起我的老板杨晓磊最近分享的一件事:

在保险等金融机构LP内部,都在提一句口号“不要掉在地上”,即LP端的每个职级,要和投资机构端相应职级保持有效的沟通、数据传递、情报交流,这样在LP和GP的决策层,彼此不再需要信息交换,只要通过“能否建立信任”来判断是否出资即可。

所以,事实越来越清晰了:为什么FA更热衷掼蛋?为什么校友圈的掼蛋门槛如此之高?为什么IR对掼蛋敬而远之?

社会阶层跃迁要靠崇尚知识和构建文化,而不是单纯的世俗成功;相应的,想要在商业上取得跨越层级的成功,也要靠“实力、价值观和文化”,而不是一款服务性质的游戏。

掼蛋作为社交工具,它是层级内部的社交硬通货,但它从来都不是刺穿层级、跨越阶层的利器,它能提升你和对方的文化契合度,在阶层内部它才是抓手。说句直白的话:要募资,GP才是应该学习掼蛋的那个人。

破冰神器,团建优选

文艺复兴这个词组,“复兴”可能才是关键字。

掼蛋并不是新事物,而是一个存在60多年的“老伙计”。根据资料,掼蛋发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江苏淮安,兴盛于江苏和安徽一带,之后与围棋、象棋等共同列入全国智力运动比赛项目。

尽管坊间流传着“饭前不掼蛋,等于没吃饭,饭后不掼蛋,等于白吃饭”的笑谈,但参照江苏籍朋友的说法,掼蛋在当地的角色,主要是亲朋好友在茶余饭后、逢年过节的消遣,这与北方的斗地主和打麻将没有实质不同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掼蛋何以从一个传统的省粹,成了爆火全国的“文化输出”?

热衷于凭借掼蛋识人的人,能看到人性的哪一面?

为了探究大流行的秘密,秉着技多不压身的精神,我参加了两场掼蛋局,主打一个沉浸式体验。

第一个场是同行局,地点在东三环某京菜馆。巧了,与我一样,当天到场的老师都奔着掼蛋而来,可见掼蛋确是个时下组局的好由头。不知是文人相轻,还是集体犯了社恐,原本健谈的老师,在饭桌上面面相觑,只得埋头干饭。尴尬的气氛随着掼蛋的开打慢慢瓦解,大家两两组队,老带新,熟带生,几轮掼蛋打下来,一下热络起来,从陌生的同行变成了亲切的牌友,散场了还在热烈复盘,并约好下回继续打。

果然,掼蛋是个不错的破冰神器,我愿称之为“团建优选”。

人们常说牌品如人品,有人借着打掼蛋,在不动声色间就把各方的脑子脾气秉性摸个大概。一位掼蛋资深爱好者向我分享了“掼蛋识人”的心得。

他将掼蛋玩家分为四类:第一类是“新手小白”,仍在熟悉规则的阶段,经常出错牌;第二类是“单兵作战型”,能按规则打完手中的牌,但牌风中庸没有风格;第三类是“团队协作型”,察觉得出队友的信号,打好团队配合;第四类是“运筹帷幄型”,除了前三项能力,还懂得使用计谋,影响整个牌局的走向。

前辈指出,行牌看脑子,非技术表现看性格,比如是否沉得住气,喜怒不形于色,能否在恰当时机提振士气等等。总之,一场牌打下来,各个玩家什么特点,瞻前顾后还是强势进取,只顾自己还是掌控大局,甘当配角还是强者角色,都能摸出个七七八八。

一场牌摸出的内涵,听着上去不比93道题的MBTI逊色。

如果说首次掼蛋学的是基本面,第二场则见识到了某种精髓。

几天后,我参加了体制内朋友组的掼蛋局,地点选在某驻京办,十分应景。掼蛋在火出圈前,已在体制内圈子盛行多年,不乏有人热情高涨,精于牌艺。迎来送往之间,大家讨论着掼蛋的趣味,比如易上手,对场地要求不高,需要团队之间打配合,既是官方盖章的赛事,也是兴起于民间的娱乐,颇有点“正确而且接地气”的意味。

这场最大的差异是强调配合。有位前辈积极指点着江山,除了技术要点,三番五次强调着集体的重要。

“如果牌面不好,一定要牺牲自己,让队友先走”。

那一刻我悟了,这大概是掼蛋和德扑的根本区别。

德扑是典型的风险投资的做派,单兵作战,要上牌桌,要下注加注,考验赔率和胜率的平衡,以输赢为导向,像互联网投资一样赢家通吃。掼蛋则是团队战,易上手,无需筹码,共同目标即实现牌面升级,考验牌面的最优调配,同时与队友打好配合,“相互成全”。一位投资人朋友总结: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,德扑易伤和气,掼蛋利于团结。

这揭示了掼蛋大流行的第一层秘密:在交流、交易越来越难的当下,“团结”是多么难得的特质,所以掼蛋也成为了“时代命题的最优解”。

最为FA所用?

掼蛋的出圈自金融行业开始。

网上流行的银行掼蛋教材,券商掼蛋伴手礼,投资机构掼蛋大赛现场图和口口相传的掼蛋故事,都供应了足量的谈资。

有人把掼蛋和探店在金融圈的流行视作一种悲哀,它折射出了普遍躺平的情绪。今年这类现象不少,类似的还有city walk(俗称“街溜子”),那是城市中产在消费降级下的生活滤镜。

人活一世,总要信点什么,做点什么。“天时地利”暂不理想没关系,至少“人和”是可控的,既然业务开展仍需时日,维系关系总不会出错,万一以后用得上呢?掼蛋就是“人和”的连接器。

更何况,社交本就是金融行业的重要环节。

“金融圈本就是一群活跃的人,需要有粘性的社交工具”,张特表示,“掼蛋是个很好的社交方式,容易成局,不用像高尔夫要跑那么远,又比枯燥喝茶有趣得多”。张特是资深掼蛋爱好者,曾是某知名上市公司董秘,现在经营着自己的私募基金。每隔几星期他会张罗工作圈子的朋友组个掼蛋局,增进关系之余也能谈谈合作,这一习惯已经持续多年。

过去金融圈社交以德扑为主,如今掼蛋兴起,大家免不了将二者做比较,并将这一起一衰,遥指向美元基金的式微和国资话语权的兴起,毕竟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”,人民币募资又一年比一年难,借一副无伤大雅的扑克牌和LP拉进关系无可厚非。

Vincent是某双币VC的IR,不久前负责过一次江苏LP造访上海的接待。应老板要求,他要在上海市中心找到一个可以容纳10人以上并能打掼蛋的饭店包间。可看似简单的场地要求却让他着实花了些功夫。

“上海市中心哪有这种配置?都是小bistro”,Vincent打趣道,在魔都市中心开个掼蛋茶馆没准是个不错的生意。

还有人动了这个脑筋。某日我在一个掼蛋群看到有人众筹“掼蛋会所”,位置选在北京金融机构扎堆的金融街附近,几百平面积,众筹股东可以免费享受不限次数的场地和饮茶。我当即对发起人的商业头脑表达了赞赏,对方却来了句“不为赚钱,主要为了多认识朋友”,并热情喊我有空去喝茶。

沉默了几秒钟,我问对方是不是FA,对方坦荡着说你猜对了。

隔天,同事在群里转了个“上海某校校友掼蛋之夜”的报名贴。跌破眼镜的是,这个顶着校友聚会的活动,门槛高得惊人:拟邀12名行业人士,创始人要求是该校校友、硬科技赛道创业者、公司估值1亿以上,投资人同样要求校友,还要有10个以上硬科技投资案例。

再细一看,主办方疑似也是一家FA。着实有点讽刺了,掼蛋本是门槛最低的娱乐,却被拿来做门槛极高的筛选。FA这一群体最懂引来送往、人情聚气,天然具备拉新促活的掼蛋,自然成了他们撮合交易的引子。

到这我算看明白了。事实上,没有几个人在真的打掼蛋。他们有人打的是潮流,有人打的是价值观,有人打的是关系,有人打的是交易合作。总之,打的都是人情世故。

为了募资打掼蛋?不存在的

掼蛋的社交价值已经得到验证,我更关心的是,掼蛋被捧出的“募资功能”是否成立?

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前阵讲脱口秀火了一番,里面有句“为了抢项目学会了喝酒,为了募资学会了掼蛋”,猜测大意是今年人民币募资实在困难,倒逼投资机构做出了一些新努力,拉近和LP/创业者的关系,比如喝酒和掼蛋。

我相信吴总这番话是自嘲,毕竟脱口秀是调侃的艺术。那场脱口秀捧红的梗也不只一个,比如还有一个“有头有脸投资人”。

“掼蛋募资”引发了不小争议。不久前,经纬创投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了条微博,义正言辞与掼蛋划清界限,表示“为了募资掼蛋”只是段子,看着乐一下就好,千万别当真,募资是件严肃的事,要踏实走流程,头部同行包括自己不会干这“窝囊事”,德扑也不玩。

就差把“嫌弃”二字打在公屏了。

募资掼蛋的争议,无非就是围绕着人情在募资这个专业项到底起了多大作用。为此我询问了多位基金IR,得到的答案十分参差。

一方面,确实有GP精于此道,也募到了钱。某规模不大的VC今年close了一笔可观的人民币基金,听闻该机构每当与LP会面,IR都会和LP在饭前饭后切磋掼蛋,该机构甚至动员全员学习掼蛋。

这本无伤大雅,争议在于,IR打的是标准的“业务牌”。“业务牌”的精神是让对方赢,而且要让对方赢得开心,赢得有水平。一般操作是首轮先赢一把,激发对方的兴趣和胜负欲,接下来就要不着痕迹的巧妙输牌。

一个细节值得玩味,某局末尾,IR手握一个炸弹(四张点数一样),心里犯了难,打出去就赢了,拆牌又显得太刻意,IR权衡再三甩出炸弹赢了LP,但内心相当郁闷,毕竟打这场牌不是为了赢。

就在我以为“业务牌”已经成了募资的基本操作时,后有压倒性数量的IR(包括人民币和双币)向我反馈,他们几乎不跟LP打掼蛋,有些甚至还不会玩。他们的普遍态度是:工作谈正事就好,正事在办公室讲,掼蛋募资大概只是个玩笑。

在他们眼中,掼蛋颇有酒文化的色彩,是气氛关系的润滑剂,是中国式人情社会的另一种呈现。但如果可以体面谈成事,募到钱,没人愿意喝大酒。

最后,一位人民币募资战绩剽悍的IR前辈给了我一个定量的答案:“掼蛋在募资起到的作用,最多占到1%”。

所以,FA热衷于掼蛋,是因为募投两端是平的,需要掼蛋这个沟通效率最高的工具来拉齐双方的合作基础;IR不爱掼蛋,同样是因为这款游戏并没有向上破局的能力,在执行的岗位上,提供的增值空间很小。

看来,通篇论述完,我们可以留下这样一个问题:

诸位GP,今年学会掼蛋了吗?

(文/曹玮钰 来源/投中网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